宜兴书画 > 书画快讯

【 2015年11月9日 】  关闭本窗口


2015美术报吴冠南大写意花鸟画研究中心
高研班、创作班开班典礼

  11月8日下午,由美术报社、宜兴市文广新局、宜兴市文联共同主办,2015美术报吴冠南大写意花鸟画研究中心高研班、创作班开班典礼在吴冠中艺术馆举行。
  出席开班典礼的有,宜兴方面:市委副书记周中平,宜兴日报社社长程伟,市文广新局局长许夕华,市文联副主席何勇,市文联副主席、市美术馆馆长、美术报吴冠南大写意花鸟画研究中心(以下简称研究中心)主任刘明,市美协主席、吴冠中艺术馆馆长、研究中心名誉校长承强,市书协主席庞现军,吴冠中艺术馆副馆长承庆,市美术馆副馆长、研究中心副主任蒋苏荣,市博物馆副馆长、研究中心副主任杜雪之,美术报及浙江方面:美术报副总编张谷风,美术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一丁,美术报总编助理、评论部主任谢海,美术报事业发展部主任、研究中心秘书长韩洪刚,浙江青藤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阮永华,以及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高研班导师吴冠南,高研班新老学员。
  为推动大写意花鸟画的理论研究和书画创作,使这一优秀的传统高雅艺术得到传承和发扬光大,2013年美术报邀请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吴冠南共同合作,在吴冠中艺术馆成立美术报吴冠南大写意花鸟画研究中心,并举办高级研修班面向全国招生。相继两届高研班取得圆满成功,受到全国美术界的广泛关注。
  2015年度研究中心同时开办高研班和创作班,新的一批学员将在宜兴开始一年的学习生涯。吴冠南老师将继续秉持传统的师傅带徒弟近身教学方式,教学期间每天到教室亲自授课,既有理论知识的课堂讲授,也有作画技法的现场示范,并亲自辅导到每一位学员。吴冠南专门编写了大写意花鸟画的教学理念、方法和进程的详细方案,将他几十年来纯粹传统的对中国绘画的认知和体会、经验和方法,较为完整的审美和创作理念融入到教学中,使学员能遵循传统的学习方式从事大写意花鸟画的研修学习。
  开班典礼上,高研班老学员、重庆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熊显林代表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向吴冠南老师颁发特聘教授、硕士生导师聘书。

会场

刘一丁

周中平

张谷风

承强

陆虹

熊显林

吴冠南

  美术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一丁主持仪式,宜兴市委副书记周中平、美术报副总编张谷风、吴冠中艺术馆馆长承强、新学员代表陆虹、老学员代表熊显林、高研班导师吴冠南先后讲话

  高研班老学员、重庆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熊显林代表重庆大学艺术学院,向吴冠南颁发特聘教授、硕士生导师聘书 (朱晓强/摄)

新学员合影

再来一张大合影

——————————————————————————————

  吴冠南,字鹳南,号木荷、荷父、倦翁等。1950年生,江苏宜兴人。1962年步入画道,初学芥子园画谱,后学吴昌硕、旁涉黄宾虹、齐白石,精于大写意花鸟画。数十年来在各种媒体上发表大量作品及论文,并多次参加大型学术提名展、双年展等。近年来致力于立足本土传统文化艺术的拓展与创新。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国画院艺委会委员,重庆大学艺术学院特聘教授、硕士生导师。

——————————————————————————————

大写意的“大、写、意”

吴冠南

  中国画中有“大写意”一格,其源头可追溯到象形文字,尔后一路从半坡彩陶纹饰以及汉代画像石等走来,通过许多未名画家发自本心真切感受的努力图画,一直到了南宋的梁楷手里,以形写神、直抒胸臆的“写意”中国画已然走向了成熟。从而“大写意”中国画即以一种重在揭示作者内心修为与情感寄托的独特风格确立画坛。其风格所产生的影响与意义为中国画的发展开拓了无限的空间和可能性。

  “大”,为形容词。何谓大?《尚书》有:“有容、德乃大”。容:内容、容量。内容愽识、容量无边是为大!世间何物为最大——宇宙。比宇宙大的是人的心思。所以内心强大为之大,而内心强大不强大又全在于学识与修为。我们不妨也可借作“有容、画乃大”。大写意中国画不是大在篇幅与粗放的笔墨,不是大在外表所及,而是大在作者的素养与心力!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来认识“大写意”的意义。

  “写”,何为写?写为动词。书写、写作,也即是行为与动作。胸臆通过“写”来得到充分的表达。而“写”就必须做到得于心而应于手。因此手对胸臆的完美表达就存在了方法上面的要求。作文有作文的方法,作画有作画的方法。作文:内心的表述通过组织文字来表达;作画则是心言通过理想的形象思维与画面结构形式来表达。所不同的是作文可以修而改之,而作大写意画则要做到落手无悔,并且在这种落手无悔的行为中做到“忘我”,从而在这种“忘我”的状态中收获到未曾意料到的“意外”效果。而这一切又必须建立在无法修改的原则之上。古人讲诗是有声画,画是无声诗,即说明文亦是画、画亦是文。可见缺少文化积累和品行修为就缺少了画好大写意画的基本保障。我们不必怀疑“画为文之极”并非虚妄之说。由此可见,如果把大写意的“写”仅仅理解成“解衣盘礴”式的表面痛快,那就谬之千里了。

  “意”为名词。这里的“意”是“大”和“写”的综合结果。而这个结果的深浅、优劣又全在于对上述内容的理解和积累。大写意画作为中国画的一个科目,在其综合性要求上要远多于其他画科。其形式与结果完全建立在生命与自然融合所产生的感悟之中。所以才会有了“人品即画品”的深度要求。

  行文至此,我想大凡想做好一件事情,首要的应该是先弄明白道理,这样才会不至于带来行为上的盲目与粗浅。佛家有“心即是佛、佛即是心”的说法。绘画又何尝不是呢?本心的诉求、期盼和愿望是大写意画的真实内涵与根本。如无此为本,大写意则只会浮泛在假大空、粗陋丑的层面之上。 

  由此看来,中国大写意画的难度并不难在区区的技法层面上,而是难在本心综合的、长期的修炼和顿悟之中。而“个中三昧”则是我们修炼一生的终极目标。

——————————————————————————————

[ 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