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书画 > 书画文苑 

关闭本窗口


金  剪

冯乐心

  旧时宜兴乡村活跃着一批民间艺人,油漆、泥塑、刻纸、绘图,都会来一手,芮金富最初就是这类民间艺人中的高手。寺庙开光,请他去塑四大金刚。农家结婚,邀他去油漆家具。他在绘画、刻纸、戏衣设计等方面名气非常大。
  1952年,江苏省美术馆调芮金富去搞创作,这使他的刻纸艺术有了质的飞跃。郭沫若曾亲笔给他题词:旧说东风似金剪,今看金剪运东风;百花齐放翻新样,万紫千红庆大同。由郭沫若作诗,芮金富配刻纸的《百花齐放集》曾在莱比锡博览会上获奖,其刻纸作品被英国、美国、法国、日本、前苏联等十多个国家的博物馆收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他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
  岁月流逝,芮金富的刻纸作品如今进入了集藏市场,很受买家青睐,而这位久负盛名的民间艺术家至今悄然生活在宜兴乡村,日前我们在徐舍水东村见到了这位83岁的老人。谈起往事,他的思路十分清晰。他说,民间艺术要有生命力,必须推陈出新,反映新时代新生活。
  农村有一旧俗,为死去的人“扎库”,用五颜六色的纸扎成纸衣纸帽纸车纸房,这些绘制精美的纸品扎成后即刻焚烧,飘飞的烟尘寄托了人们的心愿。“扎库”是一种迷信活动,但部分剪刻纸品却有着较高的工艺水准。宜兴籍著名画家吴冠中在《凤求凰》一文中提到了民间“扎库”焚烧时的场景:“这场面给我极大的震撼,既可惜又壮观,回忆起来,这倒是真正中国民间的行动艺术大展,比西方现代的行动艺术之起要早得多多。无疑,中国的这种行动艺术诞生于迷信。”
  与芮金富同时代的一批匠人也搞刻纸,但有相当一部分为迷信的东西,最终只能被时代淘汰,退出历史舞台。芮金富的最大贡献在于,剔除封建糟粕,大胆创新,赋予了古老的民间刻纸艺术新的生命。五十年代,他创作的第一张刻纸作品《狮子楼》,以武松痛打西门庆为背景,表现了当时反对霸权主义这一主题,此作品被人民画报用作封底。之后,《婚姻法》颁布,他以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创作了《辘车共挽》,提倡婚姻自主。这一作品现被英国皇家博物馆收藏。他创作的列宁、高尔基头像,发表在1959年、1960年的苏联《真理报》头版。五十年代,他还出版了《芮金富刻纸集》,《芮金富戏衣放样集》。
  几十年来,芮金富扎根于民间沃土,结出了累累硕果。他安于平凡生活,实实在在做事,没有半点飘浮之气,这是非常难得的。他认为,搞艺术的人来不得半点浮躁,应该脚踏实地到火热的生活中发现美、表现美,这样的作品才会鲜活。他有一幅大型刻纸作品,反映丁山陶瓷工人制作龙缸的场景,画面上几十只龙缸的花纹只只不同样,功力非凡,那是他到陶瓷厂蹲点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创作成功的。
  他有着非凡的经历,但无论多么辉煌,他始终知道自己是谁,一个来自民间的艺术家,他的根深深扎在民间沃土。
  这使我联想起现今社会上所谓的世界名人大辞典,有些人仅发表了几件作品就被记录于此,而其本人也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觉得,朴实无华的芮金富就像无花果一样,没有鲜艳的花,果实却压满枝。
  而今,芮金富年事已高,孙子芮惠民跟他学艺,刀功已不在他下,对此他十分欣慰。我们见到了芮惠民新完成的一件刻纸作品《孙悟空大闹天空》,这件作品他刻了二个多月时间,十分投入。
  我们与芮金富老人交谈,处处感受到他的朴实,他留我们在他家吃饭,家酿米酒和家常菜,我们吃得特别香甜。

(原载冯乐心《梦里水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