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书画 > 书画文苑 

关闭本窗口


储云:书画人生路长长

宜兴日报记者  杜坤强

  在杨柳依依、绿草如茵的西氿边上,人们经常看到一幢楼房的一间室内亮着一盏明亮的灯。每天,这盏灯亮的时间最长,每晚当许多人已进入梦乡时,这盏灯仍不知疲倦地亮着。在这盏灯下或认真看书、或挥笔写字、或凝神作画的人,就是我市在全国享有较高声誉的中青年书画家、市文联专职副主席储云。
  储云,1948年生于新建镇典巷村。他自幼酷爱书画,在书画艺术道路上孜孜不倦地追求,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国际、国内重大展览,并5次获全国奖,著有《储云章草古诗十九首》、《六体大字典》(章草部分)、《储云作品集》(书法卷、绘画卷)等著作8部。他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国画院及南京博物院特聘书画家、无锡市国画院副院长。

半个世纪在一条道上跑  追求不断

  今年已55岁的储云,他在书画艺术这条道路上,跋涉了将近半个世纪。
  储云对书画艺术的爱好,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他刚刚懂事时,就在家里的板壁上用粉笔乱写乱画,有时画小鸟,有时画大树……好在他的祖辈、父辈都是读书人,对他的乱写乱画常常投来赞许的目光。有时,雨过天晴,他见田埂上的泥土被雨水洗刷得很平整,便用镰刀、树枝在田埂上写呀画呀,当真是树枝作笔地作纸。更有趣的是他幼年常在吃饭时,吃着吃着就用筷子蘸着菜汤在台上写起来。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家乡的风,家乡的云,时常激起他想写想画的欲望。文化大革命开始后,许多学生热衷于造反,而储云由于“出身不好”,当不了红卫兵,只能另寻乐趣。当时,已在宜兴一中读书的他,居然拜一位被造反派视作“牛鬼蛇神”的图画老师为师,这位图画老师就是在他的书画艺术道路上起到启蒙作用的荆位辰先生(荆先生为大画家吕凤子的学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荆位辰突然见到还有这么一位学生虔诚地拜他为师学画,心头滚过一串喜泪。荆先生是花鸟画家,在那个时代,花鸟被视作“四旧”,荆先生只能教他画山水,其内容大多为毛泽东的诗词。
  1970年底,储云当兵到了甘肃省。部队的火热生活锻炼了他,艰苦的环境考验了他,更丰富了他的创作生活。1974年,他在书画艺术道路上发生了一次重大转折,当时还穿着一身军装的他,在父亲的引见下,拜著名书法家尉天池为师,从此书法学习由自学转为有名师指点。在尉天池的指导下,他的书法水平不断提高。
  从部队退伍回到宜兴后,他虽然被安排在公安部门工作,但始终没有放弃对书画艺术的追求。1979年,他的一幅行书对联入选江苏省第四届书法展览,为他在书法界赢得了声誉,使他正式步入了书画艺术的殿堂。1982年,他破格参加了“全国高师书法研究班”的学习。当时,已身价不菲的他,在学习结束后仍回到了宜兴,在市文联工作。他说,家乡这块土地育人、养人,他要在家乡这块土地上将书画艺术发扬光大。
  成绩和荣誉不断向他走来。他先后参加了全国第三、四、六届书法展和全国第三、四、六、八届中青年书法展览,还代表中国参加第一、二、三国际书法交流展,其书画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级大奖……正因为这些,他在评国家一级美术师时,17位省高评委全票通过,这在省内是极其少有的。

画画先画人格画格  痴心不改

  在储云的心里,书画艺术就是他的生命,书画艺术是他生命里最神圣的东西。因此,多年来,他在书画艺术上苦苦追索,直到他的书画作品变得令人瞩目,变得值钱了,他对书画艺术还是不肯有一丝的亵渎。
  储云学过黄宾虹的画,对黄宾虹的画有独到的研究,如果要摹仿黄宾虹的画,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黄宾虹是20世纪全国的画坛巨匠,其画的价值很高。有些画廊老板看中了这一点,纷纷来找他,以高价请他摹仿黄宾虹的画,而他一一拒绝了。对此,有些人不理解,他却坦然地说:“书画家不要回避市场经济,但作为一名书画家不能被金钱所囿,不能为金钱丧失了人格画格,亵渎了神圣的书画艺术。”
  储云原先的书画室名为“籁寂堂”,以表示自己心境的宁静。后来,书画室搬迁,他把书画室的名字改为“丈二居”,意为在一丈二尺的办公室里搞创作就行了,在艺术天地中,他还仅是丈二和尚,表达了自己对名利的淡泊及谦逊的精神。如今,他每天早晨起来或看书或写字或作画或在边散步,吃过早饭后,就骑着摩托车去上班,有时刮风下雨骑车不方便,就搭乘公共汽车去上班,与平民一样,生活上没有什么特殊。可他对这一切很满意。他说,有一份工资拿,有一套宽敞的房子住,有自由的创业空间,有取之不尽、享之不完的书画创作之乐,人能够这样生活着,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因此,尽管社会上有许多人都在“向钱看”,为钱而奔波忙碌,作为大有资本和机会挣钱的他,始终没把经济利益摆在首位。今年6月,他在杭州市世纪艺术馆举办个人书画展时,一位画廊老板一下子看中了他的14幅油画系列的中国画,要求全部买下来。一边是厚厚的一摞钱,一边是薄薄的14幅画,可储云在心里掂来掂去,一幅画也没舍得卖。他觉得一幅好的书画作品,即使是对书画家本人来说,也不可多得。这些好的书画作品,既是他个人的财富,也是人民的财富。于是,他把这些作品全部带回来了。
  也许正是因为对书画艺术执着的爱,储云在一些书画家再也创作不出优秀书画作品的市场经济大潮中,仍创作出了许多优秀的作品。早在1986年,他创作的具有“观念新、技法好、气象生动”等特点的行草书作品《大江东去》,在《书法报》发表后,在当时较为沉闷的国内书坛引起了强烈反响,并由此展开了一场全国性的讨论。有人称,这是一件划时代的书法作品,整整影响了一代人。

艺无止境路漫漫  只有起点

  在书画创作上已有过辉煌的储云,他始终认为自己在书画艺术之路上还只是刚刚起步。他常说:“艺无止境,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尽管年纪一年大于一年,额上的皱纹一天天地变深,变多,但他对书画艺术的探索没有停止。如今,他看书看得更勤更多了,即使是上厕所,也不忘带一本书看。日日临池,日日用功,这已成为一种习惯。他认为,书画是靠学养养起来的,一个书画艺术家如果没有深厚的艺术根底和文化底蕴,就很难创作出高水准的作品。所以,他平时很喜欢阅读庄子的《秋水篇》、《逍遥游》等古代诸子百家的优秀散文和优秀诗词,大段大段的古代散文他会一背而出,画到酣畅淋漓时,就爱在作品上或赋诗一首,或散文一段,用他那浑厚华滋的书法在画上长长题跋……
  他要做的事情很多。家乡的山水养育了他,他要使自己的书画艺术为家乡人民所用。过去,他绘制过《蛟桥夜月》、《铜峰叠翠》、《龙池晓云》等宜兴十景图。现在,宜兴大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要为家乡人民画新的宜兴十景图。
  宜兴是书画之乡,如何让书画之乡的书画艺术进一步发扬光大,在这方面他要做的工作很多很多。
  作为他个人,虽然取得了那么多的成绩和荣誉,但他并没满足,他要用书画在全国打响宜兴牌,让更多的人了解宜兴,知道宜兴,并以他的人格魅力带起宜兴的一批书画新人。他要不断地超越自己,在章草书“储家样”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自己山水画的风格,使自己的书画风格既传统又现代,步入更高的境界。
  储云,书画人生路长长。

(原载《宜兴日报》2002/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