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书画 > 书画文苑 

关闭本窗口


吴俊达——走进花鸟深处

杜坤强

    吴俊达画花画鸟,在宜兴算得上是一位高手,在国内也颇有名气。
    现任宜兴市美协主席、江苏省国画院宜兴分院院长、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师的高级美术师吴俊达,从儿时开始画画,到如今已不知画了多少幅画。他先后出版了3部画集,其作品和辞条人编《中国美术家人名大字典》、《中国当代书画名家润格大全》、《中国手指画家作品集》等10余本画册、典籍。他尤其擅长画花鸟,被许多人称为“走进花鸟深处的画家”。

    吴俊达于1953年3月出生在官林,父亲开饭店,他从小喜欢画画,起因是隔壁有位比他年纪大的学生,经常用颜料画画,他站在一旁看,看着看着就对画画产生了兴趣。他也开始画,画小猫小狗小花小鸟……稍大一点后,用毛笔在玻璃上画“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并用自制的幻灯机投放给小伙伴们看。儿时的他领略到了画画的快乐。
    16岁那年,有位上海画家被发配到官林来劳动改造,吴俊达得知后,一心想跟他学画。那位画家属监管对象,不能随便让人接触。吴俊达便恳求父亲动用动用关系,让他拜师学画。在父亲的“活动”下,他终于如愿以偿。跟着那位画家学了2个月的画。2个月,时间虽短,但给他的启迪不小。回家后,他用石灰将墙壁粉刷一下,专门练画壁画。由于他的壁画画得很有些水平,在当地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
    然而,对于一个生活在小镇上的青年人来说,画画毕竟只是一种爱好,挣钱吃饭才是头等大事。吴俊达17岁那年,父亲对他说:“儿呀,画画不能当饭吃,你还是学门手艺吧!”为了画画,他决定学做油漆匠,因为油漆匠也需画画,如给人油漆柜子时,就往往要画些花,或是草,或是鸟。就这样,他拜一位油漆匠为师,一边做手艺,一边画他那心爱的画。
    1972年,对绘画艺术的追求越来越执着的吴俊达,终于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踏人了梦寐以求的艺术殿堂。他在徐明华、宋正殷、尉天池等著名画家的指导下,绘画水平飞速提高,毕业时创作的水粉画《誓把山河重安排》,作为全系同学中的优秀作品,参加了全省美术展览,并获得了好评。
    毕业后,吴俊达回到家乡,在官林中学做了4年美术教师,然后调到市文化馆任美术创作员,后又到市美术馆工作,一直到现在任市美协主席、宜兴书画院院长,他不停地画呀画呀,画出了一位画家的精彩人生,画出了许多优秀作品。

    吴俊达以画花鸟画为主,并在画坛上形成一种风格。早在20世纪80年代,他的花鸟画就画得相当出色。当时,他借鉴八大山人高度概括的造型,潘天寿奇险的构图,吴昌硕的雄浑,齐白石的天真,大胆地进行花鸟画创作,其作品让画圈内的一些老手刮目相看。
    吴俊达在花鸟画创作上小有成就后,并没有洋洋得意,而是考虑如何在此基础上向前更进一步。为了“向前更进一步”,他说不出有多少苦闷彷徨。正在这时,他遇到了回家乡来写生、访友的著名画家吴冠中。吴冠中在绘画上一向强调形式美,当他看了吴俊达的画后,在给予肯定的同时,要他创立新形式,并为他的画室题了“破土斋”的斋号匾,希望他像宜兴竹海中的竹一样,破土而出,成为一名出色的、风格特异的画家。
    吴俊达受到了深刻的启发,开始探索“形式美”这一问题。他认识到,传统花鸟画的水墨效果已到了极致,人人都能抹几笔,如果自己一直这样画下去,很难画出自己的风格来。他要另寻蹊径。
    他首先总结自己的知识结构和技能基础,由于他学过汉碑,学过油画,又画过传统中国画,他决定把三者结合起来。在线条上,他一改以前亦勾亦染、随意点染的习惯,改用篆隶法沉着稳重地勾写,而且多用焦墨和渴笔,使总体上产生一种雄浑、厚重、苍辣的效果。其次结合油画的着色法,多用浓重的原色以油画的笔触形式堆写上去。此外,他结合自己从事过装饰设计工作,尽量使画面有装饰趣味,一方面加强花鸟画的穿插和层叠,以丰富画面,增其分量;一方面注重带装饰意味的平面构成,做到平面中有穿插,穿插而又复归于平面,并寓穿插层叠于画面分割之中……
    “埋土里,求成长,日暖风和催破土,幼苗可望成乔木。”吴俊达就像画坛前辈吴冠中所寄望的那样,经过不断的探索,他终于在花鸟画上走出了一条新路。著名书画理论家陈传席说他的焦墨重彩花鸟画,以崭新的从来没有的样式出现在画坛上,创造了一种新形式。

    吴俊达在埋头画画的同时,还热情地为发展宜兴的书画事业奔忙。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就与储云、吴鹳南等人发起成立了“荆溪书画社”,以此为阵地,组织宜兴的书画爱好者开展业务交流,举办书画展览。
    宜兴有“书画之乡”的美誉,为进一步提高宜兴书画的知名度,他先后几次配合宜兴陶艺节,举办大型书画展览会和拍卖会,邀请全国一些知名书画家来宜参加活动。1999年,他还具体负责编著出版了《宜兴书画作品集》。
    如今,嘴上经常衔着一只油光可鉴的大烟斗,心态显得十分平和的吴俊达,仍在花鸟世界里潜心修炼,不断地开拓花鸟画艺术的新境界。

 

[ 来源:《宜兴日报》2003/12/16 ]